今天是2021年3月2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建设工程与房地产专业律师网 网址: ahswfl.com

建设工程

建设工程未结算即退场,施工方的利益如何保障?

文字:[大][中][小] 2020-9-1    浏览次数:328    
案情简介:

2018年,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刘某签订承包《协议》,将其承包建设的某项目中的部分工程交由刘某承包施工。此后,刘某与佘某订立合同,约定该项工程由佘某施工,同时对合同价款、支付条件、质量要求、验收标准等作出明确约定。工程完工后,经佘某讨要多次,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刘某均未及时支付工程款。刘某辩称其作为施工人在佘某进场前已实际组织工人进行了施工活动,双方对该工程部分工程量产生争议。2019年8月,佘某诉至法院,要求刘某与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及利息。


本案案由:建设工程合同纠纷


本案争议焦点:1、该项工程的工程量应如何确定。2、对于产生争议的工程量应如何证明确由佘某完成。


案件分析:
1、本案中佘某与刘某对实际完成的总工程量产生争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但未能提供签证文件证明工程量发生的,可以按照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确认实际发生的工程量。佘某与刘某之间存在着承包协议,佘某已申请法院对该项工程进行价值鉴定评估,该鉴定意见书可以作为确认实际发生工程量的依据。

2、针对鉴定意见书上双方存在争议的部分工程量,需要有相关的证据来证明。对于合同虽然是当事人结算的重要依据,但合同履行中的签证也是认定当事人之间结算的依据。本案中,佘某提供了其施工过程中工作群内每天所发布的施工进度及施工部位的记录,经比对可以确定,刘某所称由其施工的部分工程实际由佘某完成。


律师观点: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因工程量产生的争议会影响到工程价款的确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的规定,当事人对工程量有争议的,按照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等书面文件确认。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但未能提供签证文件证明工程量发生的,可以按照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确认实际发生的工程量。
从上述的法律条款内容,对于如何计算工程量的问题,当事人存在争议时,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的理解:
1、对于工程量的种类、范围和计算方法,双方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有明确约定的,按照合同约定进行计算和确认;有约定的按约定,符合合同自治原则。
2、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工程设计变更的,以双方当事人之间达成的补充协议、工程变更单、工程对账等书面相关文件进行计算和确定;这种情形在实务中非常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发包人可能会根据实际需要,变更原定的设计施工方案,这样肯定会影响工程量的增加或减少。
3、如果当事人对工程量存有争议,又没有书面文件确定的,承包人能够证明发包人同意其施工时,在没有其他非书面的证据时,该证据经质证后一般也可以作为计算工程量的依据。这类情形主要出现在小工程的合同,出现工程变更时,未能进行书面确认,承包人直接根据发包人的指示,进行变更后的施工。
4、如果当事人对工程量存有争议,又没有书面文件确定的,承包人又没有其他的证据能够证明的,也就是说通过上述的1-3种方式均无法确定的,从审判实践来看,只能通过司法鉴定的方式确定。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